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清云居

要闻 故事报告 功法 80字 要领 答疑 书画照片 资料 百家
返回上层
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功 > 报告 >

1990年在洛杉矶金轮寺的讲话(严新)

来源: 时间:2015-07-06 07:44 作者: 点击:

 

严新带功报告-1990年在洛杉矶金轮寺的讲话…一万四千公里的实验…与清华大学做的实验是将温度升高三百度以上…火车头拉火车才需要十二个大气压,我做的有些实验需要三十个大气压,每次都成功…气功与佛学密切相关…佛法乃世间法,不离世间法方为佛法…弘扬佛法,发扬各种宗教文化中的精华精神财富……

作者:严新(带功报告由爱好者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发布于:2007-9-19 21:55:58

1990年在洛杉矶金轮寺的讲话(严新)

各位法师、各位居士、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今天,我随邀请我来洛杉机从事学术活动的华人健康学会主席萧逸先生,沈如宾先生和加拿大气功学会的会长王汉鼎先生以及其他的几位先生女士们来金轮寺,一是应上人法师,成尚法师以及其他法师和居士们的邀请,二是来拜望在座的各位法师、居士和其他人士,并借此机会向在座的各位前辈及其他的朋友们对气功与佛学、气功与文化、艺术、医学等关系做一些简要介绍。

近几年来,在中国内地及世界各国逐渐兴起了气功热潮。在气功热潮中的世界气功,包括了气功所涉及到的各个方面,如医学,还有大家感兴趣或正在探索的佛学、道学、儒学及其他宗教,如基督教、回教以及各个宗教里的学问。气功也涉及到了艺术、艺术里的学问,以及各门自然学科里的一些学问。近几年来,一些气功爱好者,特别是气功活动中的一些自然科学家,将气功与各方面的自然科学相结合以后,发现它不单纯是一般的心理、休息、营养、体育性质的养生、健身、开发智慧一类的方法,更涉及到了身心并练、性命双修以及整个人类古老文化中的一些精华部分;涉及到了人类发展史上的人类文明进化这一部分历史性的资料;涉及到了我们大家所探索的佛学中讲的重功德、重慈悲,比如佛学里面讲到的“佛光普照”、“普度众生”,以及道学里面讲到的“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也涉及到了其他宗教如基督教、回教的一些理论。它主张以奉献、以能为人类多做善事和有功德的事等为最主要的修炼方法,从这个意义上讲,气功与我们在座的各位前辈和朋友们所感兴趣、所信奉的佛学的一些内容是相通的,她包括了古代经典理论和现代一些与现代科学相结合的新的理论的探索。气功也涉及到在很多宗教学问里联系到的一些生命科学,包括大家比较熟悉的因果关系、三世轮回、五通六通等有关理论或现象。

从最近几年的气功热潮来看,在各地,特别是在中国内地,由于高级知识分子和其他文化人士感受到了人们在放松入静这个过程之中,如果保持着一种良好的心理愿望和良好的念头,就好比大家从事佛事、佛学活动中保持那样一种宁静的心情,那样一种佛的思想,一种觉醒的,觉悟的,超脱的,解脱的忘我无为、恬淡虚无的内在状态,那么人类生命的状态、规律、本质、基础乃至智慧就会开发。通过开发智慧,增进学习效率和工作效率,一个人的造化、发展前途和对整个社会的贡献就会有所改善,也就是所谓的改善命运,那么气功的意义也就会逐渐逐渐地显示得明显一些。从某种意义上讲,气功与大家所了解到的宗教文化的很多内容是相联系的,或者说它们在某种程度上有相通的一面。不过因为很多原因,包括很多人士对宗教文化缺乏一定的了解,再加上封建时代的一些时代因素的影响和局限,又加上近代不同地方有不同的特定的经济、文化乃至其他方面的一些不同的条件因素,使得近代的某些人士还难以像接受现代科学那样来直观地主动的接受古老的人类文化,包括宗教文化和古老的医学,包括人们采用的一些宗教文化的形式,也包括一些不是常规医学的而仅仅是通过放松、入静、深呼吸,多做善事、修心养性、明心见性、性命双修就可以取得某些医学手段还难以奏效的某些效应。从某种意义上讲,如果要近代的大部分人士象对现代的医学、现代的数理化、天地生、文史哲等多学科那样的坦然地接受古代文化中所涉及到的种种与生命奥妙相关的很多古代的文化理论和古代的医学体系,而且像我们千家万户那样很平常的利用无线电、光学和很多的高科技来为每一个家庭增添生活的色彩,对生活、工作、学习、休息有着明显的影响和促进,或者说在一些人士的家庭和一些部门,现代科学的某些仪器、机器和手段,使某些人士甚至很多人士用信与不信这么一个观念来表示的话,那么很多人士难以轻易地相信古代文化,包括古代人类所创建的宗教文化以及现代医学以外的、古代的特别是最古老的中医的“上工治未病”。华佗、扁鹊可以视见一方人,见人可以视见人身五脏六腑的症结。比如扁鹊给蔡桓公诊病,说:“大王有病,病在肌肤。如不治,五日后将深入经络。”反复五次,给蔡桓公诊病。最后一次说:“大王有病,病在骨骼。若不治,将病入膏肓,不治矣。”可是由于某些特定的原因,扁鹊的那种特殊的中医医术、华佗五禽戏中所涉及到的奥妙,以及华佗能够在给关云长刮骨毒疗疾时一边做手术一边与他下棋的那种中医外科术,还有神农尝百草、伏羲注九经等等医疗技术,都不是现代医学所能够接受和理解的。

古代中医说,所谓有圣人者,能够游于天地之间,耳听八方之外。那种特殊的“上工治未病”的最好医生、医疗方法和医疗技术,特别是涉及到长命术、延命术、寻命术、换命术等的方法,都与长寿有关。而现代医学只能治病,不能救命,不能大大延长人的寿命。古代文化资料中有些关于长寿的记载,如彭祖活了八百岁。在《佛教与气功》那本书里记载了宝莲和尚的生平大事,逐年连续记载了一千零七十二年。相传西藏的莲花僧活了一千六百多岁。中国的一些地方志上还记载了一些历史性的典故,如淮南八公,相传淮南王见到一个名叫叶万春的人,当时他就已经八千多岁了。当然,这些也可能是当时的计量标准与现在不太一样,但也有可能他们确实寿命很长。因为现在有长寿的生物体存在,比如长寿的海龟、大树,比如野人究察队多次在一些地方(如中国内地的神农架)发现有野人,也曾经有资料报道,其他地方的野人考察队也曾多次发现野人,但一般是不易见到,不易捕捉到的。他们是否曾有古代资料上所记载的某些“五通”、 “六通”等神通的工夫呢?很难说清楚。

我小时侯和现在,有时较频繁的见到一些在气功的内功修炼方面有高深工夫、而世人少有了解的人士,甚至比大家都熟知的萧逸先生所写的大量的武侠小说上所记载的一些侠客们的功夫还高得多的人士,他们都还健在。根据这些老前辈讲,古代大量的文化资料,包括医学,与现在许多人,包括在座的各位正在从事探索和实践的宗教学问中的某些理论有相通、相吻合、相印证的某些现象存在,只不过由于前面提到的多种因素,人们对于古代人类所总结的一些东西不容易接受而已。比如佛法说佛法乃世间法,不离世间法方为佛法。从某种因素讲,人们最关心的是医生能治病,那为什么不能救命呢?很多人容易接受的是养生、健身甚至健美、长寿、开发智慧等这些公开的较易让人接受的名词术语、理论说法,当然,更容易让人接受的是,采用现代科学手段去观察某些理论体系所涉及到的一些生命奥妙现象,包括在气功热潮中观察到的气功爱好者们的气功状态,和气功活动中某些气功人士的功能以及功能现象。由于能够借助于一些比较先进的科学仪器,通过实验能够直观地观察到气功可以使人体内十大生理功能系统(如血液循环、呼吸、消化、内分泌、免疫、肌肉、骨骼等系统)的功能和功能状态得到较良好的调节和改善;也可以将人体内的内气释放出来成为外气,去影响体外的某种物质,影响远处的某些物质的分子结构,甚至可以影响到现在的物理化学因素不可能影响到的原子核。由于通过这些实验以及其他的多方面的实验,初步发现了有这么一些近代人士所创立的某些理论和记载的某些现象,通过近代的名词、科学术语、科学理论和科学手段所能够初步说明气功科学性的一些资料和有关现象,向更多的现代人说明某些古代文化所涉及到的一些内容,包括宗教文化所涉及到的内容,这就可能真正的体现出古代人类所提倡的一种普度众生、天下为公、慈悲为怀的效应。

所以,我个人认为,近几年来,中国内地的气功热潮是有一定的历史原因、有一定的特定的现实因素的,即,如果不这么讲,人们就不容易接受;不这么去做科学实验,人们就不容易感受到古代文化(包括佛学)所涉及到的气功理论,道学、儒学以及《圣经》、《古兰经》、《太平经》上所涉及到的生命科学的奥秘性的这一部分东西,也不容易为更多的人士所接受、所理解,而通过将气功作为一种名词,作为一种普及活动,作为一种研究的课题,作为一项可供更多的人士去挖掘、发起和发展的事业,作为几乎所有人士都可以接受的生命科学、生命学问,来使人们多方面地关心和关注自己的身心健康,也关心家里人的身心健康,在这个最基础的愿望,最基础的共同目标下,很可能使更多的人士更容易了解现代的人类为什么不容易象一些文化资料上所记载的古代人类那样长寿,那就有可能返朴归真,就有可能在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时候,在文化科学高度发达的今天,在很多人士都愿意从事气功活动的热潮中,逐渐地了解到气功的某些奥秘,同时也就有可能有意无意地了解气功所涉及、关联到的多方面文化、艺术、医学,特别是有可能使更多的人士了解到与气功相关的宗教学问的某些内容。我想,在座的各位老前辈和其他的各位朋友会理解我讲的这个意思,也会理解气功热潮除了对气功本身的推动发展而外,无疑还对在座的各位老前辈和朋友所探索的佛学以及其他的宗教学问有着一定的弘扬作用。即,它一方面使的人们身心健康,另一方面本身在发扬人类古代的文化、在弘扬中国的传统文化(包括一部分宗教文化)中的与生命科学相关的有关内容,我想各位也会对气功热潮有一定的了解。

正因为这样,我在近几年与国内多所重点大学和研究机构从事一些人体科学的探索过程中,也接触到了国内外的多方面的文化人士,特别是,接触到了像在座的各位法师、居士和朋友们,在许多国家接触到了很多方面的宗教人士,特别是在泰国。大家都很熟悉泰国,它从古到今都是被公认的佛国,是个美丽的有佛国之称的国家。据说泰国有二十万所以上的佛家庙宇,而且都是金碧辉煌,比任何一门学问,学科及任何科学所涉及到的东西规模都要宏大得多。在一个不太大的国家,能够有二十万所庙宇是很可观的,可以说很多国家没有任何一门科学,科学所涉及到的有关机构能够像泰国佛教庙宇一样的受到保护和重视,受到国家和人民群众自发与规定相结合的一种高层次的使用和保护。泰国的仁德大法师及其他的法师在泰国国王和泰国首脑人物以及泰国的每一位老百姓的心目中都非常受尊敬。以泰国的佛教为例,我认为,古代文化包括各位信奉的佛学、佛教文化以及其他人士所信奉的各方面的宗教文化大概也能够被现代人士所接受,只是在泰国以外的国家由于种种原因,还不容易像泰国那样被更多人士所接受。根据我国国内特有的多方面的条件,我发现,宗教界的朋友们特别是宗教界的老前辈们,也以气功作为研究、讲座的课题,通过科学和人体科学相结合的方式来使人们逐渐理解古老的医学和文化的一些内容。在美国也是这样。我前一阵子来过洛杉机,不过很匆忙,第一天来,第二天下午就离开了。当时我在其他人士的陪同下,参观了洛杉机其他的国家庙宇。如西来寺,当时寺里的主持不在,是管家接待的。这次还没来得及去。后来到了旧金山,又应邀参观了万佛城,拜访了宣化上人法师以及其他一些法师、居士及其他人士。宣化上人法师对我们一行特别欢迎、特别照顾,并特意在万佛城的戒法大学安排了一次有好几百名听众的、长达好几个小时的带功讲座,讲座之后,上人法师还热心的安排了一些其他的活动。他一再表示,这次很愿意和我一起到洛杉机来,但由于邀请的单位比较多,他年龄比较大,而我又是通宵熬夜,没有太多的休息时间,昼夜都在忙,而且除了集体邀请外,还有很多大型、小型的活动,考虑到这些多方面的因素,他就没有一起来,但回去可能还有机会和宣化上人法师见面。刚才听说,他也通过电话跟邀请单位,特别是跟主要接待单位的华人健康学会的主席萧逸先生一再提到要做一些说服工作,要我这次来洛杉机一定要安排一个时间来金轮寺,和金轮寺的法师、居士和其他的朋友见见面,所以,我今天就利用这个机会来了。过后,我还要去其他几个地方去拜访一些各方面的人士。

我想主要讲讲为什么最近几年中国内地兴起了那么高的气功热潮。从1988年初,新华社向我介绍的资料看,当时就有五六千万人在从事气功活动,这两年来,大概是气功热潮最高的时期,这个数字大概已经增长了很多很多。最近这几年,大概就是这四五年,国内从事气功活动的人很多,这个现象很正常。最近几年,随着改革开放等多方面的因素,人们对外界的很多事情也有所了解,特别是我刚才提到的泰国,对佛学的应用已经国家化了,当然,人们对古老的文化中所涉及到的气功养生的道理就很容易接受。

在古代,在封建时代,一些有很高功夫的人士就需要小隐山野,大隐朝市。由于华佗、扁鹊的遭遇,后来的有功夫的人士积累了教训。尽管我刚刚讲到人们已经逐渐地认识到了气功,但现在一些地方,医生治病时常遇到死人,但若气功师治过的病人死了,气功师就会被抓起来。也就是说,虽然人们认识气功已经很长时间了,气功这个名词已经至少有五百年以上的历史了。很多人知道头撞石碑、脚踩鸡蛋,这些表演性的气功,对此也不加否认,能够理解,可是,一说到治病就不一样了。比如,我在美国就不能说治病,只能说是调理身体,有很多例子就不能讲。因为这些本身存在的事,若过早的讲出来,有人不理解,就会觉得太离奇。包括我的讲座,比如,最近在旧金山的一次欢迎酒会上,有一位姓夏的老太太,她已经八十多岁了,瘫痪了四十三年,最多只能坐轮椅,不能站立,也不能走路,用遍了所有的方法都没用。我在那次酒会上以茶代酒,祝各位身体健康,那位老太太坐在轮椅上问:“大师啊,我能站吗?”我说:“你想站就站。”她就站起来了。紧接着,她就很激动的问:“那我能走吗?”我说:“你想走你就走。”她竟推开轮椅走了起来,围着酒会的餐厅走,不要人拉,也不要人扶。在场的一位美国犹太人很激动,就一个人悄悄出去将酒会的全部费用都付了。那是一笔数目很大的费用,但他没有声张,是后来别人告诉我的。如果在洛杉机讲这个例子,就会有人说这是不可能的,一定是吹牛。但是在旧金山,当时有摄像机拍下了那些镜头。当时会场里还有一位老太太,也是七八十岁了,患帕金森氏综合症,平时全身抽搐,抽得厉害,常年服药,只有熟睡时才不抽。平时吃饭都没办法,按着她,一点一点喂都喂不进去。当时,她也参加了酒会,当我以茶代酒敬到她那一桌时,我说:“不要紧张,这种病,慢慢来。”我这里不能说治病,若单纯说治病,还有很多方法要用上去,比如说配合开药,可我不能开药,因为没有行医执照。讲气功也只能说讲座,不能说治病。尽管对有些人有些效应,但却不能说。如果说治病,听说是违反了法律,这里病治好了,那里病人告状去了,就该打官司了。尽管有些人的病当场就好了,也不能讲。当我离开老太太的那一桌到了另外一桌的时候,老太太那一桌人突然叫了起来,鼓起掌来,随后大家也都鼓起掌来。我回身一看,全身抽搐的老太太已经一点都不抽了,而且能自己吃饭了,当场激动得流下了眼泪。像这种情况,常规医学上是不会相信的。当时还有一位五岁的小孩,他是第二次参加这样的活动。第一次是他妈妈带着他参加了我在伯克莱的讲学。他是血小板减少,平常只有三万多,是很低的,经常出鼻血,全身出血,无论用什么方法血小板都升不上去,那位女士在酒会上抱着孩子非常激动,写了一张条子给我,说她的小孩前几天在伯克莱我的讲学后只有一周的时间,血小板化验的结果就从几年来的三万七上升到十三万多,基本正常了。她当时非常激动。这种例子在医学上也是很不容易相信的,因为他的病很特殊。

刚才恒昌法师给我介绍他的一个师兄,恒朝法师,是一位美国人。他深信佛学,非常有诚意。他和另外一个美国朋友两人从洛杉矶三步一拜跪到万佛城,听说花了三年的时间。他在前几天的一个活动中受了伤,导致骨折。旧金山有关方面星期天通知我说,有台湾和其他国家来的人要和我见面。要我赶快飞过去,所以我就在讲座前飞到旧金山,第二天再飞回来。那天也是像今天这样一个场合,我给他们一部分人士讲了一段时间。当然那天是专门坐飞机赶去讲的,所以讲得比较长,回来时已经很晚了。我去了布什总统的一位特别顾问处,恒朝法师的师兄弟开车把他带来了。他上了石膏,打了钢针,不能动,很痛,我就跟他聊了一会儿天。我说:“你动一动啊,你捏捏我的手。”他开始还不敢捏,我说:“你别怕吗!”他说:“哎,怎么能动了呢?怎么不痛了呢?怎么能捏了呢?”而且力量还很大。我又让他用力捏。他自己也觉得奇怪:怎么还能提东西了呢?他就提了东西,最后活动活动,就好了。当时他很高兴,提了一包东西就下楼了,觉得很奇怪,觉得这里确实有奥秘。如果大家不知道恒朝法师有过新鲜骨折,一定会以为我是在吹牛,或者以为我是什么邪法邪术。真知道这回事的人,就会认为这可能是发功所起到的作用。

在国内还有个例子,有人有很大的脑瘤,一会就没了。有人被汽车撞成粉碎性骨折,左右肩骨碎了十多块。我让他躺一会,休息一会,并没有说给他治病。十分钟左右,全部正常了。他原来的照片是粉碎性骨折十多块,左三右八块,还有碎片掉在了右肩关节里了,一个个的翘着在背上冒了几个包,结果休息了一会包没有了,活动正常了,再拍的照片上骨折线没有了,看不见了。骨折密度什么都正常了,好象是两个人的照片一样。对于这个例子,我所在的单位,会对我说是封建迷信,病人感激,我就该写检查,要我写检查说这是封建迷信。所以几年前呢,我就下决心不搞医学了,准备去隐居了。结果,我一不上班,这病人就去告状,告研究所的领导,一直告到市委书记那里。市委书记便派来了一个调查组,试验组。结果一查,不是迷信,又没有搞什么迷信的活动。这样,大家知道以后,很多大学就要我去做实验,结果实验做出来呢,又不相信,说怎么两千公里外能改变物质结构呢,逼着我还要做:这次呢不是两千公里,做一万四千公里的实验。我跟北京清化大学做了好几十次实验,成天处在这种逼上梁山的状态:不想做也不行,若不做,他就说,你前面做的也是假的。你说假的没关系,他还给你加其他的压力。

这几年气功热潮的兴起是建立在科学实验的基础上的。我做的有些实验要在几千公里外,将温度升高几百度。与清华大学做的实验,是在两千公里之外,将温度升高二百八十度至三百度以上,还要升高十个、二十个、三十个大气压。一个火车头拉一列火车才需要十二个大气压,我做的有些实验需要三十个大气压,是两列火车的劲,可我每次做这个实验都是成功的。

我想说明的是,为什么我要重点做一些实验?为什么有些东西,明明是属于古代文化的其他名词,而我却要重点以气功来讲?我想说明一个道理,就是说,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条件。我个人的感受是,在中国内地以气功防病治病、延年益寿、以生命科学来讲,同时讲到她的多方面的关系,这样无形之中就使人们了解到其他方面的一些东西了。这与弘扬古老文化,包括宗教文化也有一定的相辅相成的因素。这是想给大家说明的第一个意思,即:气功与佛学、与古代文化、与近代科学都是密切相关的。我们需要像佛学里讲的“佛法乃世间法,不离世间法方为佛法”这样来发扬古代文化,来弘扬佛法,来发扬各种宗教文化中实质上是古代人类文明进步的精华财富,即精神财富。从一定的意义上讲,精神食粮、精神财富可能比肉眼可见的一日三餐所需的某些物质财富意义还会更大一些。如宣化上人及他的弟子们,这里大家所知道的法师至居士们所探索的正宗的佛学,一些大师都主张一日一餐,即日中一次,过午不食,夜不倒单,而精力依然充沛,寿命可能还比较长,甚至很长。即:一旦我们能理解古老文化中养生的奥秘,就可以不单纯从一个方面、一个角度去发展古代文化,而是从所有人所能接受的养生、健身、生命科学的角度,采用多种形式去弘扬古代文化,弘扬古代宗教的一些学问。当然也可以根据不同的地方,采用不同的方法。在座的各位,在西方国家或其他国家,不象有些地方那样有过多的规定,所以,有一些优越的条件。在座的各位,用很多的精力来弘扬佛法,使更多人感受到,我们只要善于重视历史,善于珍惜我们古老的人类所创造、所积累的与生命相关的很多学问和技术,包括我们各位经常做佛事活动中的参禅打坐和做功课中的口念“南无阿弥陀佛”、“释伽牟尼”、“观世音”等等的形式,可能有一定的养生、放松入静和导引的意思。有些特定的说法,如观音坐莲台,这个莲台有多方面的含义。从生命科学和气功讲,她除了有某些佛学方面的含义之外,还可能涉及到了莲花本身的特性和特征。莲蓬出污泥而不染,它给人带来美好的享受,它有着特殊的物质基础。在气功状态中,在放松入静,开发潜在功能,激发潜在能量的过程之中,人体内所释放的某些能量有莲花的形状,因此,观音坐莲台的古代名词术语及有关理论不是空谈。如果我们能够运用各自的优势,以近代人们可以接受的多种方式和多种名词术语相结合来阐述有关的道理,来推广有关的学问,则一些古老的文化医学人士,宗教老前辈的愿望就容易逐步的体现。这一点,在座的各位法师居士和其他朋友们可能比我知道得多,我就不在这里班门弄斧了。这是我要谈的第一个问题,即气功与文化、医学尤其是与宗教学问有密切的联系。

由于时间关系,我就不多讲了,以后还可能和大家见面。法师除了对佛教有很深的造诣之外,对气功也感兴趣,可以和萧逸先生联系,或请法师将大家的意见转给萧逸先生。萧先生是洛杉机华人协会的主席,也是大家熟知的著名小说家,他与香港的金庸基本上是齐名的大家。他可能会跟有关方面协商将我这次在洛杉机的两场大型的气功带功讲座的内容录制成录音带、录像带或资料。我今天只是和大家做一个礼节性的初次见面,因为如果带功讲,会场里反映大,时间短就不容易停下来。所以,我在此给大家做一个说明,使大家初步了解为什么大陆的气功热潮那么高,它与佛学有没有关系。至于气功本身的练功方法和技巧,若具体讲,就会有反映,听众中敏感的人就会自发动功。大家若有兴趣,和萧先生联系后,看录像带,听录音带,也会有类似于我带功讲座的会场里的某些效应。因为,我近几年在国内举行过好几百场万人以上的、很多场万人以下的讲座,但还是有很多地方、很多国家邀请我不能去,他们便从北京、广州、上海等地联系了录音带、录像带,一些省市国家包括台湾还买了版权。据报道,台湾掀起了以我的名字为名的气功热潮,据说放录像带、录音带也有类似我的带功讲座会场里的一些反应现象,一些人身体有病,或有一些愿望,在听录音带和看录像带过程中,就按我在讲座中讲的方式,即,放松入静,保持良好的愿望,似听非听的听。要一次听完,或者是听开头和结尾,中间可以省略一部分,但要有开头和收尾,因为,开头是开始带功,最后是收功。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和萧先生联系,采用听录音看录像的方式以弥补今晚因时间关系不便多讲的情况。以后有时间有机会,还可以再和大家见面。

在座的朋友可能多是华裔、亚裔,我想在这里祝大家今后在发扬传统文化,发扬人类古代文化、宗教文化(这也涉及到生命科学)、弘扬佛法、弘扬佛学的过程中各尽所能、各得其所。祝大家身心健康、万事如意!祝大家功德无量、福寿无量!

(责任编辑:清云居)

 

分享到: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返 回:《报告》目录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