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清云居

要闻故事 报告 功法 80字 要领 答疑 书画照片 资料 百家
返回上层
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功 > 故事 >

严新传奇30:呼风唤雨术与大兴安岭火灾

来源: 时间:2015-07-25 14:53 作者: 点击:

 

严新传奇30:呼风唤雨术与大兴安岭火灾 作者: 来源:《严新传奇》及互联网 发布于:2012-12-20 01:21:43 严新传奇(30):呼风唤雨术与大兴安岭火灾 呼风唤雨术与大兴安岭火灾 1987年5月6日,中国最大的经济林区大兴安岭发生了森林大火灾. 大火迅猛地蔓延开去,以势

严新传奇30:呼风唤雨术与大兴安岭火灾


作者:  来源:《严新传奇》及互联网  发布于:2012-12-20 01:21:43

严新传奇(30):呼风唤雨术与大兴安岭火灾

 

                             
                           "呼风唤雨"术与大兴安岭火灾
 
      1987年5月6日,中国最大的经济林区大兴安岭发生了森林大火灾.

      大火迅猛地蔓延开去,以势不可当的树冠火团从一个山头滚向另一个山头.三万余人的庞大灭火大军在这场特大森林火灾第一线英勇奋战,然面,火势并未因此而减弱。5月15日新华社向全世界发出的通告依然是令人揪心的消息:“已持续八天的大兴安岭森林大火仍在一些地区蔓延,东西两片火区正逐渐靠近,最近处相距只有18公里.”

      5月15日和16日,辽宁省气功科学研究会和沈阳军区司令部向在辽宁从事气功科研工作的严新发出了紧急邀请书。

               严新同志;

                  你对气功灭火很有研究,能否在这方面介绍一些经验并给予支援。

                                                        沈阳军区司令部办公室

                                                        一九八七年五月十六日

 

        他掂得出手中这纸邀请有多重的分量.他清楚这实验成功与否都可能出现如下几种后果:

         1.不能宣传.否则,会以“搞封建迷信”而受到指责或声讨;

         2.  不被承认。不论有没有气功灭火的效应,均统一口径曰:与此无关;

         3.内部掌握。气功灭火试验作为绝密事件论处。

        他并不计较这些常人十分看重的问题。作为一个中国公民,在中国历史上罕见的大火灾面前,他有义务挺身而出,为扑灭这场大火做出自己的努力;当然,他还有一个想法,就为气功、特异功能正名,让古已有之的"呼风唤雨"术恢复其本来面目。

        他很快制定出了气切灭火实验的可行性方苯:

        根据清华大学气功科研协作组成功地进行了外气能够改变物质分子结构,能在常温常压下完成的原需高压才能完成的实验原理,以及远距离发功的原理,一、调动空气中的冷气、水蒸气等,增加火势周围的湿度.降低火区温度,造成不利于大火燃烧的氛围;二、改变火区空气的分子结构,减助燃的氧气成分,大量增加二氧化碳,控制大火燃烧;三、将周围的云层调至火区上空,造成有利于形成自然降雨或人工降雨的条件;四、利用气功能产生高压的原理将地下的水分升上来增加空气湿度;五、利用气功搬运术之法把其它地方的水调至火区上空或调动各种生物信息等尽量创造灭火条件。

    ……

        “三天之内火势可能开始缓解。”严新朝客人抛去一句轻松的话语。

         这天,断断续续跟踪采访严新已半年时间的新华社记者董践真从北京赶到沈阳。

        严新把自己关在刘春芳副司令的小洋楼上,开始向千里之外的大兴安岭灾区发放强功。于是,这栋掩映浓荫中的宁静楼房发生了一连串闻所未闻的怪事。

        先是电灯不亮了。刘春芳以为灯泡坏了,换上新的,还是不亮。检查线路,又没问题。再问邻家,都有电,独独自家没有。

       “甭管它,爸。准是严医生发功弄的。”夏莉安慰着还中那里纳闷不安的父亲,“余医生不是说过,去年严医生访问日本时,给成都的一位截瘫病人遥控发功治疗时,不是也停电吗?还给人家的电冰箱震得哗哗地响。别大惊小怪的。”

        “喂,老头子,这烧洗澡水的煤气炉怎么点不燃了?”夏莉母亲从盥洗间出来问。

        “ 你去问问严医生。” 刘春芳笑着指指楼上。

        “严医生在干大事哩,咋能问这小事儿?”韩毅还没反应过来。

        “妈,您的悟性不够好。”刘夏莉坐在沙发上懒洋洋地说着脱下了外套。

        “人老了嘛,脑子就是不好使。”韩毅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不过,你到了我这把年龄,兴许还不如我。”她微笑着数落女儿。

         刘夏莉没吭声,站起来朝盥洗间走去。

         韩毅以为女儿排除煤气炉故障去了,冲老头子说着笑:“你看,夏莉的悟性真的比你高,我说炉子点不着,她不声不响地就修去了,哪像你,离了休还在家里摆官架子。真是大事不做小事做不来!”

        “哪里的话?”刘春芳佯装生气。“我现在可是整天在家当 牛做马的啰!”

        正说着,刘夏莉端看一盆水从盥冼间出来。

        “你这是于嘛?”韩毅摸了摸盆里的水,凉的。再浑身上下打量女儿,衣着单溥,一副过盛夏的打扮,“你这是要去大兴安岭参加救火吧?疯丫头。也不怕着凉。”

       “我救自己的火。”夏莉还是那副慵懒之态。她把凉水放在沙发前坐下,将双脚浸泡在里面,顺手捡起茶几上的报纸,无所事事地测览着头版的火情报道。

       “夏莉,你穷骨头发烧了?”见女儿的异常之举,韩毅有点动肝火。

       “您说对了,妈。”刘复莉挪了挪报纸,露出一副笑脸。

         刘春芳一听,忙着上前摸女儿的额头。“没发烧呀!”他说。

        “妈说的是骨头烧,没说皮肤烧,您怎摸得出?”夏利见父母为她的反常行为急得团团转,不免有些洋洋得意。

        “今天是怎么搞的?电莫名其妙地停了,煤气妒也点不着,这女儿又闹穷骨头发烧.”韩毅皱着眉头在自言自语。

         “妈有点悟性了。”

         “我?”母亲还是不明白。

         “您想今天是啥日子?”女儿进一步启发母亲。

         “啥日子?”韩毅去看挂历,“5月16日,这不是节日。”她摇摇头。

         “我说老太婆呀,”刘春芳发话了,”划胡思乱想的。可别把‘文化大革命’的“五·一六”给今天的事对上了号。”他见老伴还愣着,只得把话挑明,“今天起严医生关禁闭的灭火实验的日子。我的理解,做这种灭火实验,周围是不能有火的。所以严医生给断了电,煤气炉也不能点燃。至于夏莉的骨头发烧,我就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只有她自己说得清楚。”

        “我是严医生的特殊病人,他的信号就特强。”刘夏莉放下报纸,一边修着指甲一边解释,“他做实验先要取信号。他一取火的信号,就传到我身上了。浑身就发热,热得不得了。这是一种内热,热得我好像骨髓都要烤出来了一样,只有用凉水压压。不然,一会儿我就给烤干了,成了具木乃伊。”

         这天夜里,有晚睡习惯的刘备芳走出漆黑一团的屋子到小院中溜达,他惊异地看见严新的寝室里一片红光,有如电视新闻中看到的大兴安岭火区被熊熊大火映红的夜空。

         第二天早晨,起来做早饭的韩毅没有蒸馒头,她发现发面没有发起来,成了一控死面疙瘩.她还闻到一股浓烈的焦木味,便慌慌张张地找着正在小院里锻炼身体的刘春芳,“老头子,你闻到糊臭味儿没有?”

         “昨晚我就闻到了。”刘舂芳在继续锻炼。

         “附近哪儿失火了吧。”她想了想,“不对,昨儿一夜没救火车叫。”

         “我家二楼失火了。”刘春芳朝严新住的地方努了努嘴,“昨晚我看见里面火光冲天,正想去救火,一想,不对头,真的失火了不把严医生烧着了吗?仔细一瞧,窗户敞开着,又没有冒烟。你说这是咋回事?”他开始甩手甩脚摇颈晃腰做放松动作,“这是严医生潋灭火实验的结果。”

         记者最可贵的职业习惯是凡事要刨根挖底地弄个水落石出,最令人讨厌的职业习惯是怀疑一切,在没有弄明白一件事实之前。新华社记者董践真并非怀疑“呼风唤雨”术的存在,也不怀疑高级气功师严新没有这种超人本领。作为一个公民,她完全相信严新灭火实验会取得成果;而作为一名记者,要让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被反封建迷信的各个政治运动熏陶出来的人们,在今后或将来承认在中国古籍上记载已久的这种所“巫术”也属科学的范畴,并首先是事实,她的职业逼她非要亲自看到这种奇术出现在严新身上。这样,至少可以达到一个目的,就是在严新气功灭火实验成功之后,如有人跳出来斥之为“封建述信”,加以诬陷,好可以以世界大型新闻机构、中国权威新闻单位老牌记者的身份,有理有据摆事实讲科学地将目己亲眼目睹的事实一一道出。

        5月17日下午,严新同意马上做一个“呼风唤雨”实验。他返回“禁闭室“时,董践真抬腕看表:16时31分。再步出刘春芳的小洋搂观察天色:晴空万里,没有一丝云彩,春天的太阳高悬蓝天,尽情地将自己温暖的光辉洒在北国万物复苏的大地上。如果这时有人说当晚有大雨,也许会被人视为精神病患者。

        10分钟后,天上乌云骤起,大地变得昏暗一片。又是10分钟过去,瓢泼大雨倾盆而下,风向也由朗日高照时的西南风转为西北风。大雨足足下了47分钟。

        董践真立即查了当天的天气:沈阳,晴转多云。根本无雨。

       “严医生,你这"封建述信"的“呼风唤雨”来的可真快呀!”事后,董践真开玩笑说。

       “这不足为奇。几千年前甚至几万年前就有这种事了。”严新道,“说是‘封建迷信’不过是近几十年的事,这不过是人类历史长河中错误的一瞬.应该写些文章,为人体本身具备的功能正名。”他笑了笑,。不过,也许还要过一段时间,人们才能接受这个事实.从我在清华大学做的实验看,气功能使温度升高到摄氏280度以上,使气压升高到30个大气以上;可在几米、几公里远发功做实验,也可在两千公里以外远距离发功做实验,而且都成功。由此看出,如果气功师发功能使气压升高,就能把地下水压上来;能使地面温度升高,水蒸气就会上升.水蒸气多了,形成云,再加压,就会降雨.所以气功师能“呼风唤雨”是非常科学的。

       “有的报刊不是报道过道家龙门派 18代传人王力平“呼风唤雨”的事吗?1986年9月14日晚上9时,他为一个气功学习班上晚课津后,学员们正要离开北京铁路第一小学,忽然,天上电闪雷鸣,铜钱大的雨点也稀稀落落地砸了下来,眼看一场大暴雨就要降临。王力平叫学员赶快回家,自己来到学校操场立即朝天发功,使雨点消失了,雷电也没了-一个小时后,他估计最远的学员也到家了,就收了功,结果又乌云翻滚,电闪雷鸣,下了一场大暴雨。”

         “当然,对这类奇事,千万不能产生新的迷信。人们也可以认为这是一种偶然的巧合,可以信,也可以不信。但事实终究是事实.在人们没有认识事实的真伪之前,允许怀疑和猜测,”严新说话很注意分寸,在谈及那些不被常人理解之事时,说到最后,他并不对如何看待此事下自己的结论.使信与不信的听者盲从,而是提出几种认识方法.让听者去分析去思索,最终做出自己的结论,而不被说话人的观点所左右。

他的这种别具一格的说话艺术颇受注重谦逊本色的广大群众称道。在作气功学术报告中,他更是将此艺术发挥得淋漓尽致,使绝大多数听众都在心底感激报告人对他们所持观点的尊重和对他们进行的一番谦虚的教诲。

         严新5月16日的预测应验了。在17-19日三天之内,大兴安岭森林大火火势得到了缓解。17、18日,东部火区上空  开始陆续降雨,灭火现场第一次传出喜讯:人工降雨成功!  19日,又传好消息:“东部火势减弱。据国家气象局提供的气象预报,17-19日,大兴安岭地区有小雨雪。19-20日,该地区气温将急聚下降,云层增厚并接近火区上空,对人工降雨有利。”20日,中国国家新闻机构发布新闻:大兴安岭灭火前线19日下午4时传来消息:目前,东部火区基本得到控制。

         在这关键的三天之内,刘春芳的小院里常常弥漫着浓郁的树木燃烧后的焦糊气味。小院北侧那株长中严新住所窗口外翠叶满枝的桃花树莫名其妙地死了。

         一天傍晚,严新下楼小憩,刘岩红向他“请示”一件事:“军区大门口有人找我。”

        “我不是告诉你们,我做实验期间,家里不能来陌生人吗?”严新道。

        “这是我在大连读书时的外语老师,专门给我送学习资料。”刘岩红解释,“你不是说学生要尊敬老师吗?人家大老远来沈阳,当学生的就在传达室给老师打发了不成?”

        “现在我正在做实验,就是不能把他带进来。”

        “不行,不行!”刘岩红生气了,冲出家门朝军区门口奔去,她一心想把老师请来家中坐坐。

         从家里到军区大门很近,两分钟就能走到。“刚才有人找我吧?”刘岩红问岗哨。

         ”刚才没有找你的。”岗哨答。

         她又到传达室同值班战士,因为老师是在传达室打电话通知她的。

         ”刚才没有人来打电话,也没有人来找你。”值班战士答.

         她在军区大门口东寻西找,不见老师的身影。“严医生,你找我的麻烦了,你把我的老师搞到什么地方去了?”刘岩红回到家里就嚷开了。

        “我不清楚。”严新笑着说了一句口头禅就往楼上走,他又该发功做实验了。

       “你给我把老师找出来。”刘岩红还真着了急。

         走到楼梯转角处的严新见状,只得停步安慰她蜕:“晚上你就知道了。”

          晚上,刘岩红接到老师的电话。“我在军区大门口等,你怎么没来接我?”老师问。

        “我去了,在大门口找您,找不着,又到其他地方找了好久,还是找不找着。”

        “你没来大门口吧?我在传达室等你足有一个多小时。”

         “哎呀,我去了,大门口站岗的和传达室值班的都可作证!”

       “我给你挂了电话后,就头疼,就一直坐在传达室。还想你来了:带我请严医生给瞧瞧,可你就是不来,我只好走了。”

        “你在传达室没等着,多拨几次电话不就得了。”

        “我头疼,晕乎乎的……”老师说不清了。

         “那传达室值班的也太不负责,难道见您头疼不舒服也没理睬您,让你遭罪?”

         “……”

         “他们都知道我家离大门口不远,就不主动带您进来?”

         “……”

         “您专门给我带学习资料,找人问问路就到我家了,怎么白等了一个多钟头又走了?”

         “我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反正我等了你一个多钟头.”老师只能这样说。

         师生俩在电话里淡了好久,越说越糊涂。

         第二天,刘岩红缠着严新,要他对昨晚发生的奇事做解释。严新说的很简单:“清华大学气功实验证明气功可以改变生物体贮存遗传密码的核酸大分子的细胞膜结构,也就是说气功外气可以增强记忆力,也可抹掉人的记忆痕迹。昨晚,你和你老师的记忆可能被我消了‘磁’,就总说不清楚。你老师也可能是在搬运术作用下失踪的,你当然找不着他。”

         “给他搬到哪里去了呢?”

         “说不清楚。”还是这句口头禅。

         5月25日下午,严新解除了自我封闭,通知辽宁省气功科学研究会将有科研价值的典型病例送去,当晚他开了一个通宵的处方。

         两天以后,林业部副部长、扑火领导小组组长刘广运对中外记者正式宣布:持续燃烧了21天的大兴安岭森林大火,在人民解放军、森林警祭、林业职工群众全力扑救下,于1987年5月26日全部扑灭。

                     -------摘自《严新传奇》

-----------------------------------------------------------------------------------------

严新大兴安岭灭火实验网友举证
 

本人偶然想起以前听到过的一件事,希望能给那些想知道有关真相的朋友们提供一个或许现在仍然可以考查的证据:在听到人们传说1987年大兴安岭特大森林大火是借助于严新气功师从沈阳发功而灭的之后,有关气功学会特地派出一个调查小组去沈阳当时严新气功师发功地点──沈阳军区副司令员刘春芳家实地考查,结果发现正像有关书上描写的一样,其院中的五棵桃树都被烧焦并已被砍去,只留有树根还在,但树根上被烧焦的痕迹仍清淅可见。讲这件事的人是考察组成员。记得当时他说过:“严新老师大兴安岭灭火实验是真的”。他是当众讲的这件事的。我想现在那五棵桃树的根也许还在,尽管十多年已经过去了,树根上被烧焦的痕迹用肉眼可能已经看不到了,但是用现代科学技术也许还可以判断出来。若是哪位气功朋友已炼出“追眼”功能,就不难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严新大兴安岭灭火实验网友评注


严新医生所做的大兴安岭灭火实验是应当年大兴安岭灭火指挥部──沈阳军区司令部邀请而做的(有盖公章的邀请函),可不是为了自己“露两手”。从上面有关桃树被烧的现象不难想象出,严新大师为了灭大兴安岭特大森林大火,为了保护国家财产少受损失,付出了多少心血!要知道,那些桃树被烧可不是严新大师用常人的取火办法点的呀!大兴安岭的雨是在严新灭火实验的规定时间内下的,大兴安岭的火也在雨下后不久被全部扑灭的。其实,古代气功资料上早有气功师呼风唤雨的记载,只是由于其中的原理难以向一般人解释清楚罢了,因此有人对严新医生所做的大兴安岭灭火实验持有疑义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责任编辑:清云)

 

分享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返 回:《故事》目录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