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清云居

要闻故事 报告 功法 80字 要领 答疑 书画照片 资料 百家
返回上层
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功 > 故事 >

严新传奇07:声色不露

来源: 时间:2015-07-15 01:32 作者: 点击:

 

严新传奇07:声色不露

作者:  来源:《严新传奇》  发布于:2012-12-20 00:51:30

严新传奇(7)声色不露

 

(一)南大侠和他的后辈

这天早晨,严新开了诊室门,没有像往常那样跨步迈进,一片狼藉的室内景状告诉他:被盗了。

推拿按摩室并无盗窃价值,医生治病靠的是一双手,既无珍贵药物,也无值钱的医疗器械。严新感到其中必有蹊跷,便立即发功查看。小偷行窃时留下的残留信息出现在他的脑屏幕上;翻箱倒柜的小偷不小心弄翻了一个抽屉,怕抽屉落地的响声传出,慌忙用脚去挡,抽屉沉重的砸向小偷的脚背……他的思维继续沿着因脚伤而瘸腿逃走的小偷跟踪面去,却发现小偷的身影与楼下治疗室中一个患者的身影重叠了。他来到治疗室外,看见一个小伙子正在包扎受伤的脚背。他不动声色地上楼去了。

事隔不久,按摩室再次被盗。严新的搪瓷饭碗像一个揉皱的纸团扔在墙角,他特别珍爱的银叉被拧成了一截麻花。

又一天早晨,他来到门诊室,突然警觉起来。他看到自己的诊断桌上出现了一个由八块圆铁组成的八卦图。在八卦图的正中,有一柄寒光闪闪的手术刀,刀尖直指他的座位。

这是有邪术的对手运用功法给他设置的一个擂台,如果自己功低一筹,这把手术刀可不翼而飞,进入自己肉体。他小心翼翼地再四周查看了一番,见无其他暗器,便发功破了这招。

几天之后,重庆市中医研究所门诊部位于楼角上的雅拿按摩室第四次被盗,同室工作的小刘才买的那瓶茅台酒化成了一地瓷碴和满屋的酒香。严新叫小刘暂时离开诊室,然后一人在屋中运气发功。半个小时后,他告诉小刘,‘七天以后,有人赔你茅台’。果然,刚过一个星期,所保卫干部李勇叫严新和小刘去认领赃物,那个“盗窃”没有油水的推拿按摩室的小偷被捉拿归案了。

严新在重庆访了不少怪杰高手。他拜会了一位满脸皱巴的老太太。老太太有一祖传秘法。专取体内异物。如运用此法将特制膏药敷于患处,很快异物便自动从体内蹦出。有的异物如枪弹弹头竟可跳离皮肉一尺多高。他认识了一位百岁婆婆。老婆婆有查病治病的特异功能。只是,她的方法与众不同,她是通过透视一只鸡蛋为人查病治病。而令人疑惑不解的是,当严新拜望这位老前辈时,百岁老人竞对着他磕起头来,她说严新身后有个金娃娃跟着。严新穿梭往来于山城曲里拐弯的黑巷,进出于重庆陈旧破败的陋室。他广览博记,将看到的、学到的各种奇功异法融于自己的功能之中,使自身功能不断得到了补充和提高。

有一位武林高手的传奇故事至今在重庆盛传不衰,严新多次听到有关这位与威振旧中国的北大侠杜心武齐名的南大侠兰伯熙的种种传闻,他很想知道南大侠是否传有神功于世,便四方打听。

被称为南大侠的兰伯熙,出身于川东一武术世家。他母样亲怀他的时候,便吞下了一颗金丹。待他刚刚落地,家人又将他浸泡在紫色的药水里洗了澡。果然,他长大以后身强体壮,力拔千斤。当他还是一少年时,就去过考武状元的擂场。因路途炎热,饮食不当,小武士拉肚子跑迸了茅房。他旁边蹲着的一位大哥知他头次赶擂,将手中油纸扇抖开,用那窄窄的扇脊打落一地满天乱飞的绿头苍蝇,再冲兰伯熙轻蔑地一笑。兰伯熙少年气盛,哪里能忍受如此奚落,立即折了两截揩屁股的篾签,不慌不忙地去夹空中的飞蝇,一次一只’百发百中’如夹豆子般地也夹了一小堆放在茅坑板上。厕所里未上擂台的对手已经交上手了。

‘打擂决战’已在茅房中斗了一个回合的兰伯熙和那位用扇脊打苍蝇的大哥冤家路窄,最后争夺状元桂冠。结果,兰伯熙以微弱优势夺了冠,主考大人正待出场相贺,一位有名望的当地拳师不服这名不见经传拳不识门派的野小子中了状元,一定要重来。考官无奈,征求小武士意见,兰伯熙答应:可以!但打死不管。双方在生死状上划了押,便使尽浑身解数打将起来。几十回合之后,主考官和台下观众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正当拳师使出致命绝招袭向少年要害部位时,那出招的铁臂却反被少年擒住,同时,少年狠命击出一拳,将对手笨重的身躯打下擂台。一阵惊呼之中,观众看见台上的少年兰伯熙手里拎着一只血淋淋的胳膊!

抗战时期,陪都重庆也成了中国武林人士栖身之地。一次,赫赫有名的重庆大实业家、运输大王卢作孚在南温泉别墅宴请各界名流,北大侠杜心武与南大侠兰伯熙相遇,便心照不宣地各露身手比试武功。只见年逾古稀白发童颜的北大侠在离座两丈多远处微微一抖,身体突然腾空而起,离地丈余然后飘然落座。更精彩的是,落座的瞬间,杜心武将两腿分别从左右绕腰后又回至小腹,作二龙缠柱之态,赢得满场掌声。南大侠兰伯熙不甘示弱,迈着虎步奔至座前,身子往下一沉,只听“咔喳”一声巨响,那小饭碗粗的檀木黑漆凳四根腿柱均当腰齐刷刷地折断,众人尽皆倒抽一口冷气。于是,南北大侠威名响彻山城。

日本投降后,美军横行重庆市街。一日,一辆美军十轮卡“大道奇”飞驰街头,行人尖声逃遁。兰伯熙正在一坡下走,见“大道奇”如此狂奔不止,跃到路间,伸手将冲下坡来的卡车按在那里动弹不得。这事发生之后,南大侠无法在重庆安身,便到北方,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任武术教官。解放初期,在一次军中嬉耍时,他十分注意地向围攻他的七名战士幽了一个扫腿,结果还是因出腿重了,将这七个战士的腿尽皆扭折。他被遣返回渝,在重庆校场口开了骨科医院行医为生,后理所当然地戴上了“反革命”帽子,直到60年代初病逝。

严新得知南大侠还有一位侄儿在世,并听说身藏奇功,便于1983年夏季一个星期天歌乐山中拜会兰氏后裔。         

出现在严新面前的是一位矮小的老头,一点不像他那高大魁梧的伯父模样。他给人深深的第一印象是那一脸荒草般浓密零乱的络腮道士须;在黑白相间的浓须密髯中,包藏着一双忠厚而倔强的嘴唇。严新仔细观察,便被他那对不大而十分有神、好像能透人心腑的眼睛所吸引;它镶嵌在异常宽阔的额头和微微上翘的鼻头之间,两撇短而浓的眉毛仿佛给它们下面的眼睛增添了一种不可理喻的神秘感。

他淡淡地看了这对拜访他的青年一眼,一时无话。              

严新从这位老人眼睛里射出的精光之中,欣喜地观察到了那种只有内功深厚的高功师父眼里才有的神韵。以后,他经常随南大侠后裔出没于歌乐山中。              

这位蓄着一脸道须的小老头在他就职的企业十分受人尊重,这倒不是因为他沾了兰伯熙的光。相反,他和南大侠的亲缘关系还根本不被人知晓,人们尊重的是他的知识,他的人品。人们知道他那工程师的职称从1954年到80年代一直没有变过,而他的业务能力早已超过了那近30年不变的职称范畴,他是无可非议的技术权威,他是企业的宝贝。大家也明白,这位瘦小的老头也有其不足,就是似乎身体不太妤,听说常犯病。那病很奇,“叫舞蹈症”,一旦发作,便手舞足蹈不能控制自己。那情景可悲可怖,令人不忍卒睹.听说兰工程师这病是“文革”期间落下的。当时他被打成“反动技术权威 ”,批斗、游街、关牛棚,心力交瘁,便于一夜在“牛棚里发作开来,弄得同“棚”的“牛鬼蛇神”纷纷掉下了凄然哀伤的眼泪。这以后,兰工的“舞蹈病”不分场合都可发作。不论是在“庄严”的批斗会上,还是在“群情激昂”的游街途中,或者是在劳动改造的工地上,这怪病说犯就犯,弄得心“红”手黑的“造反派”们束手无策。他们将这病列为了 “母猪疯”“羊儿疯”一类雅称“癫痫症”的疾病类别,送瘟神般地把他逐出“牛棚”,命令他回家反省。以后不再过问。              

令人不解的是,1979年,这位“舞蹈病”患者竟光荣地出席了四川省卫生厅的气功学术会,并指挥一位名叫王成源的女青年医务工作者在主席台上进行了“舞蹈病”表演,还赢得了满场喝彩。接着,他上台专门对这“舞蹈病”的产生、菌效作了学术报告。报告之时,还让与会的一位90岁童颜鹤发的老道突然倒地,差点也“舞蹈”起来。直到很久以后,人们也许才会知道兰工的“舞蹈病”并非为癫痫,而是一种独特的气功功法。曾经在他作报告时倒地的老道也不是想“舞蹈、舞蹈”,而是他仗恃功力高强,不服那据说出自道家气功,  却无门派师承的功法,便在那里发功斗气,要教训教训那个竟敢在如此庄重的学术会上,当着这样多的省内气功高手传播歪门邪道的胆大妄为的晚辈。以重德为本的兰工感受到了那看不见摸不着的功夫,温文儒雅地告之大会主持人,由主持人给各位气功界人士打了招呼。不料,斗功者没有收敛,逼得作报告的兰工通过麦克风请求同行不要违反功德,暗地比试功强功弱。事不过三,当兰工作报告时再次收到有人向他发放的外气时,他不得不应战。结果,那位斗功的老道士蓦然倒地昏厥,败在兰工手下。              

兰工的绝技并非祖传。出了南大侠兰伯熙的这个武术世家的传世之宝是武术,是包括武术硬气功在内的技击套路等,而不是兰工现在所会的气功。他小时体弱,不具有兰家人身高体壮的素质,加之他父亲是因练功不慎去世的,母亲悲愤之下,不但自己不再习武,也断了儿子继承父业的念头,送他进了学校。母亲要把儿子培养成文人。他是孝子,他年年都用优异的成绩安抚着母亲那颗创伤深重的心。他同时也产生了一种叛逆心理。他在茫茫的书海中寻找着一种安全且科学的、能够开启智慧、强身健体的锻炼方法,一种比武术文雅和更实用的功夫。那时,他还是一小小少年,已饱览古籍:《山海经》、《黄帝内经》、《易经》、《诸子百家》、《史记》、《周易参同契》、《金匮要略》、《养性延命录》、《抱朴子》、《太平经》、《六妙法门》、《养生诀》、《摄生论》、《七经八脉考》、《慧命经》、……还有佛教、道教的经典著作及许多流传在民间的异文奇书。他对气功有了认识,并结合实践作了大量的研究。此后,这位重庆大公职业学校工科毕业生无论社会环境变化再大,工作再忙,也从未间断对这门十分高深的学问的钻研。经过几十年不懈的努力,他终于走出了古人留下的门派众多、方法迥异的气功功法迷魂阵,建立了自己独创的气功体系。              

他将这功法取名为“古元功”。古者,功法师承于中国古代气功先辈的创造;元者,第一,创始也。他把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气功遗产与自己的创新精神揉为了一体。这是兰工程师一生中最满意的作品。他是从自然宇宙法则出发,从宏观出发创造出了这一杰作。他受益于道家思想:“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老子,《道德经》)被西方人视为“东方神秘主义”之一的道教正是从整体即宏观观念出发认识自然、认识世界,而推动了东方且主要是中国古代科学发展。气功,要使他与现代科学相结合,也应该走这条道路。他将静功和动功结合起来,将道家练功法则“法天效地以守中”与佛家练功法则“观心觉明以入定”结合了起来。他从道家的导引术入手,融养生、吐纳、太极、五禽戏等众多功法为一体。进而形成了以静致动的十二节导引法。  

在歌乐山上那片被松林遮住夏日骄阳的草地上,兰工将那套动作简单的古元功法传了一部分给海灯法师的弟子。被兰大侠后裔认为武术功底好的严新以惊人的领悟性掌握了这位高功师父的独创功法。

                                                                    ---------摘选自《严新传奇》

评: 

新浪网友2011-07-02 22:09:35

石长春老师谈严新与严新气功
我和严老师过去在中医学院是同学,中医学院毕业以后回到绵阳中医学校,我们在一起工作,是同事也是好朋友;但是在人生的大道上,在人生观、世界观、宇宙观方面,我是严老师面前的一个小学生,是他使我认识到人生的光明大道。和严老师几年的接触当中,有许多故事,当然,严老师的故事是很多很多的,我和他接触的仅是少部分。
严老师在中医学校任教,从教学上,他的教学水平是很高的。严老师讲课很少用讲稿,一般没用讲稿,但是他讲课讲得非常的好,讲得非常生动、扼要(活跃),举个例子:我们学校在八二年以前,开办了西医学习中医的这么一个班,这个班收来的学生,他们都是华西医科大学本科生,都是在基层医院、县级医院、区级医院工作十几年的大学生。我们学校很多老师上这个课都非常的困难,因为这些老师有丰富的经验﹔有很高的理论方面的造诣﹔还有很丰富的临床实际经验,一般老师要把这个课上好,是非常难的。当时我们换了很多老师都没把这个课上好,最后是换个年轻一点的老师来试试看。换严老师讲,讲得非常的好,使这些老师感到非常佩服。严老师的教学水平是很高的

(责任编辑:清云居)

 

分享到: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返 回:《故事》目录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